首页 >旅游

东部沿海非转农群体逃出城市为哪般

2019-02-28 02:26:25 | 来源: 旅游

东部沿海“非转农”群体逃出城市为那般

考上大学,正经八百地当一名城里人,曾是无数中国农村孩子的梦想,而东部沿海一些地方的大学生却致信政府,要求农转非的自己同村民一样享受同等待遇,还有人干脆把户口迁往农村。同样怀着逃出城市想法的,还有征迁进城农民、企业主甚至机关公务员。

或明或暗,非转农大有人在

浙江杭州市滨江区马湖村23名大学生的离奇举动,让浙江省农业厅经管处处长童日晖至今印象深刻。

这些大学生在家长的支持下致信区政府,要求在已完成农转非的身份转变后,依然可以同村民一样享受同等待遇。上大学要把户口从农村迁出,可近两年政府征地拆迁,自己却不能与村里失地农民享受相同待遇,这是不公平的。一位学生家长说。

童日晖对半月谈说,马湖村大学生的举动并非个案。在浙江金华市等地,就出现一些从农村出来的在校大学生遇到家里征迁,同校方商量通过开除学籍的方式,回乡拿补偿。近两年来,在农村公共事业建设日趋完善、农民享受各项补贴越来越多的同时,大学生等原本从农村进城落户的群体,要求迁回农村非转农的诉求也越来越强烈。

今年初,义乌市委组织部接到群众来信,举报一些公务员争着当农民,把户口迁到农村。义乌市对此高度重视,多个部门联手对全市公务员及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人员开展调查清理。结果发现,约有近百名公务员把户口迁到农村,同时还有更多公务员虽在城市工作,户口还保留在农村,享受农村各种补贴政策。市里先后强行把195名农村籍公务员的户口迁出,还对40人办理了农转非、退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等手续。

通过非转农往农村流动分享土地收益,在东部沿海地区已不是近两年刚刚出现的新鲜事。早在2003年,浙江桐乡市就有52人跨省曲线非转农,将自己的非农户口合法迁往安徽、江苏等地,然后在外省通过非转农变成当地的农业户口,再以农迁农回迁至桐乡农村。2005年到2006年,浙江台州市数千名大学生办理非转农手续。福建厦门市土地征用较多的新区也早在2008年兴起非转农之风,包括公务员在内的一些吃城里饭的人,以各种方式实现非转农。

追寻动机:有牟利冲动,也有无奈选择

在这些逃出城市、流向农村的群体中,至少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是主动流动,二是被动流动。

不能否认,当前一些城市往农村流动的群体中,相当一批人是利益驱动情况下的主动行为使然。在农村土地不断被纳入城市化进程的大背景中,一个农村户口背后的利益链条越来越长,农村户口越来越值钱了。浙江、福建一些机关公务员、大学生正是把眼光放在了这里。在厦门或台州、义乌等地,一旦村里房子拆迁,一个农村户口涉及征地补偿、安置房补贴、土地开发后每年村里的分红等等,加起来往往有几十万元甚至近百万元。

从被动流动这一角度来看,也包括两类群体。首先,相当一批城市先富者把农村生活当作改善生活品质的一种选择,拥挤的交通、污浊的空气逼着这些城里人走向城郊、乡村。其次,一些普通城市居民或低收入群体,无法承受高房价等城市生活成本,无法忍受仍有欠缺的社会保障,不得不被挤出城市。

来自浙江东阳、蜗居在杭州市的柴小青,大学毕业后两年间没有买到房子,租住的房子也换了10余次,他和女朋友甚至产生了回家乡甚至到农村创业的想法。自身文化素质不高、就业不稳定,也是许多从农村征迁进城的新城里人无法逾越的门槛。对于这些被动进城就业的人员来说,由于就业能力不强导致频繁换岗,不仅不利于自身发展,而且身心俱疲。相比之下,回到农村当农民不仅工作稳定,而且享受的补贴越来越多。逃出城市前往农村,就成为一些人的终选择。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感冒流鼻涕如何缓解
宝宝晚上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