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揭开世界杯申办黑幕专案组无间道买到主办权

2018-11-23 16:11:26

揭开世界杯申办黑幕:专案组无间道 "买"到主办权

据《南都周刊》2010年12月31日,一封打印出来的邮件送抵时任亚洲足联主席穆罕默德·本·哈曼的案头。它看上去像是一封普通的新年问候,但仔细看看,里面的内容却大有玄机:

“2010年发生了许多事情,其中有许多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学习。

……

“你的国家赢得了世界杯举办权,在那之中,你所展现出来的外交手腕精彩至极。你对于局势的把控令人钦佩;然而,基于你多年的经验,以及你的权力,你能够提供人所不能的利好,你的手段实在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经典范本。请接受我充满敬意的祝贺。”

这封邮件来自ECN(欧洲咨询网络)合伙人彼得·哈吉塔,他是澳大利亚申办2022年世界杯的主要顾问,然而他的工作并没有成功,澳大利亚仅仅在轮获得了一票。当时击败他们的,正是哈曼的卡塔尔,所以哈吉塔这封邮件完全可以被看作是失败者的挟怨攻击。然而,他在邮件中所暗示的一切,不得不让人心生疑窦。

三年半之后的现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公开了一系列文件,包括在国际足坛里影响力人士之间的文书往来,里面藏着的秘密,或许能够让我们看见哈吉塔所说的“马基雅维利主义的经典范本”。

“帮帮我,这是我的银行账号”

故事要从2008年6月开始说起。

那一天,哈曼信任的助手梅沙蒂起得很早,他匆匆穿过棕榈树群,走进了亚足联总部的大门。他此行的任务是去取一张银行的提款存证,上头记录着,哈曼从他的支出账号里提取了10万美元。

哈曼在2008年6月和10月先后举行了两次与非洲各足协官员之间的会谈,而这10万美元,就是次会谈的部分招待费。第二次的花费更高,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当时每个与会的非洲官员都得到了5000美元的“车马费”,总计19.5万美元。

在吉隆坡的两次会谈里,哈曼跟这些来自非洲的客人乘坐着私人游艇在布特拉再也湖上畅游。尽管我们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但其中一个客人,来自贝宁共和国的穆查拉夫在会后写给哈曼的感谢信却很有意思:

“您愿意与我们合作,与伊萨·哈亚图主席合作,这对非洲足球的发展和我们的前景都极有益处。”——这里面所提到的哈亚图,就是从1987年开始便担任非洲足联主席的那位喀麦隆大佬,他也是国际足联执委会副主席,是四个具有世界杯主办权投票资格的非洲人之一。

巧合的是,在穆查拉夫的邮件发出去后不久,哈亚图在非洲足联的副主席赛义·梅梅内就收到了一笔22400美元的款项,而这笔钱来自哈曼名下的一家秘密基金会。

这仿佛是哈曼与非洲足球官员们之间的默契:他们对他表示支持,然后,他就会给他们钱。在2009年,卡塔尔正式开始申办世界杯之后,这种往来就变得更加明目张胆。

冈比亚足协主席西迪·基塔:“帮帮我,我需要你伸出兄弟般的援手!我现在就把我的银行账号写给你,你可以用来进行任何转账。”10天后,他收到了来自哈曼的1万美元。

斯威士兰足协主席亚当·孟瑟瓦:“我急需3万美元。我刚从政界退休,而我的退休金要到2010年我55岁时才发。”哈曼将其转发给了他的私人助理。

纳米比亚足协主席约翰·穆因霍:“主席先生,我们纳米比亚人民将全力支持卡塔尔申办2022年的世界杯申办。同时,我们也希望得到一次经济支援。现在全球经济形势都恶化了,我们的资金出现了空缺,为了让我们国内的二级联赛继续举办下去,我们需要5万美元。”哈曼回信表示:“只要您是以纳米比亚足协的名义发出请求,我们就能满足您。”

在这样的努力之下,非洲足联在2010年1月7日宣布,他们跟卡塔尔2022世申委达成了一项协议,后者将出资100万美元赞助月底举行的非洲足联代表大会。非洲足联秘书长在给其他申办国委员会的邮件中写道:“我们跟卡塔尔世申委达成了排他协议,因此,其他申办国代表不得出席本届非洲足联代表大会。”

其他申办国自然大为愤怒,他们本来都想利用这个机会在非洲拉票,然而,卡塔尔的赞助却让他们的计划变成了泡沫。可以说,就是在这次大会上,卡塔尔已经基本锁定了非洲的四张选票。

哈曼仍在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在那次大会上,他结识了前世界足球先生乔治·维阿,而维阿也表示,他愿意成为卡塔尔计划中的一环。在大会结束之后,维阿发了一封邮件给哈曼的助手奇拉卡尔:“主席先生让我把我的联系方式和银行账号给你。”几个小时之后,哈曼又收到一封来自维阿助理的信:“主席先生,我们的未来将会更加宏大。乔治已经跟非洲及南美洲的其他足协官员及昔日们联合起来,您的胜利将是囊中之物。”

第二个月,维阿的个人账户上多了5万美元,而那当然也是来自哈曼的礼物。所以,当哈曼在2010年12月飞往苏黎世参加世界杯申办投票仪式时,他并不担心卡塔尔会失利。尽管彼时坊间普遍认为争夺主要将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展开,但哈曼知道,卡塔尔花费的金钱和精力已经为他们锁定了足够多的选票。而终结果在当年的12月2日揭晓,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

专案组的无间道

不过,在卡塔尔与世界杯之间,彼时仍有一个障碍:从2010年初开始,坊间就流传着一个流言,说卡塔尔跟西班牙-葡萄牙申办委员会达成了一个秘密协定,卡塔尔及其盟友将给伊比利亚半岛的2018年申办投票,换取对方的2022年投票。于是,美国律师加西亚受聘于国际足联,就展开了对卡塔尔的调查。

在这个调查团队里,有一个重要的人物,乃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克里斯·伊东。他是前FBI局长路易斯·弗里奇力荐的人物,由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从国际刑警亲手挖来国际足联,随后,他被任命为国际足联的安全总监。

在加西亚调查开始后,伊东便成为了专项调查小组的负责人。他很快跟西班牙和葡萄牙足协方面的人员取得了沟通,但卡塔尔方面却始终没有回音。2010年11月初,他给卡塔尔世申委主席沙瓦迪发了一封邮件:“我仍未收到阁下或贵委员会的回复。尽管目前并不需要我与您或您的代表进行直接对话,但我的独立调查仍在进行之中。我将于11月8日(周一)参加在读哈举行的国际刑警大会,或许我们可以见个面。”

或许是他的邮件终于引发了震动。在那次多哈之旅中,伊东会见了卡塔尔内政部长、后来成为了卡塔尔首相的阿卜杜拉·本·纳赛尔·本·哈利法·阿勒萨尼。在后来曝光的电子邮件中,伊东说阿勒萨尼提到了要在多哈建造一个体育安全国际中心,而这个概念引起了他的兴趣;在多哈,他还终于跟世申委的代表进行了简短的会面。

回到苏黎世之后,卡塔尔世申委的代表也终于给国际足联回信了。在邮件中,他们抱怨说国际足联“越界”了,这应该是道德委员会的调查范围,不应该由伊东和他所谓的“专案小组”来进行调查。结果,道德委员会的调查也不了了之,在11月的时候,就因为“证据不足”而放弃了调查。

然而伊东与卡塔尔的联系并未因此了断。他继续跟卡塔尔世申委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卡塔尔赢得世界杯主办权的两周之后,他给沙瓦迪发去了贺电,并提出了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我在多哈的时候,内政部长跟我讨论了关于组建体育安全中心的事情。如果有机会再次造访的话,我希望能够有进一步讨论该事项的机会。”

两天后,沙瓦迪回信:“我会跟部长再说说那件事。你到多哈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会想办法安排让你们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不仅是沙瓦迪,就连卡塔尔国王也跟伊东有了些许交情。在卡塔尔申办成功后,国王托大使馆转交了一只非常昂贵的手表和一对袖扣给伊东,以表示对他的感谢。伊东在给朋友的邮件中写道:“国王在卡塔尔申办成功后给了我一份非常棒的礼物。很显然,这是穆罕默德(哈曼)做出的安排。”

其时,他已经在考虑从国际足联辞职,到多哈去工作——阿勒萨尼跟他讨论的那个体育安全国际中心正在逐渐成形中,在2011年的时候,终于成立。没过多久,他就做出了决定。2012年2月,他向国际足联提出辞职,并加盟多哈的体育安全国际中心,担任整合总监。不仅如此,他还带走了他在国际足联的整个团队。

把他带来国际足联的瓦尔克震惊了:“亲爱的克里斯,我真要诧异了!为什么?”

随后,瓦尔克的诧异又变成了愤怒。在他给伊东和国际足联新闻团队的一封邮件中,他写道:“现在我们这帮蠢蛋又得及时应变了。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被玩弄。很好,现在随便你们怎么办吧,反正我要回家了。”

“靠经济实力打动执委”

哈曼能耐确实大,但他也给卡塔尔带来了不少麻烦。在成功获得2022年主办权之后,哈曼将目光瞄准了国际足联主席的位置。

说到这里,我们得介绍一个名叫杰克·沃纳的人。沃纳曾经是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主席兼国际足联副主席。他跟哈曼关系极为亲密,一度将对方称为“足球圈里的兄弟”。在2011年国际足联换届选举之前,沃纳加入哈曼阵营,力求争取帮助哈曼获得国际足联主席职务。为此,哈曼在沃纳的账户里存了36.3万美元,然后沃纳趁着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大会的时机,给各国足协主席每人发了4万美元,以换取他们对哈曼的支持。这件事被国际足联发现之后,沃纳和哈曼均遭到停职处分。

沃纳勃然大怒,他威胁要揭穿国际足联的腐败黑幕。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展示了一封来自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的电邮,里面称哈曼帮助卡塔尔申办世界杯团队花钱买到了承办权。“你可以不相信我,你可以不喜欢我,”沃纳对着镜头说,“但看在上帝的份上,接受你所看见的事实吧。”

卡塔尔人不干了,要求国际足联澄清。不得已,瓦尔克站出来表明,他那封电邮措辞并不严谨,“买”的真实意思是,卡塔尔依靠雄厚的经济实力打动了执委,并没有贿选的意思。他还补充说,国际足联并未开启关于2022年世界杯承办权投票的调查。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

在2010年投票之前,他曾经两次接到哈曼的转账,总价值45万美元。次是2008年3月,正是卡塔尔准备正式申办世界杯的关键时期;第二次则是在2010年5月,而就是这一次,20万美元从哈曼的秘密基金转到了沃纳的账号上。据证实,这笔转账正是由哈曼的私人助手奇拉卡尔操作完成的——这笔钱的用途从未明示,但考虑到当时距离投票仅有7个月,而且哈曼的大部分精力也都放在为卡塔尔争取世界杯主办权上,所以它确实相当可疑。

然而,真正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在沃纳在电视上“爆料”之后。仅仅过了8天,哈曼就从他的秘密基金账户里转了120万美元给沃纳。但是,这次转账没有通过国际反洗钱检查,转账失败了。其后,哈曼尝试给沃纳的两个儿子和他的助理进行转账,但均未成功。

接下来,沃纳提供了他名下一个注册在盐湖城的公司账号。他给哈曼写了一封言辞诚恳的邮件:“我亲爱的兄弟啊,我们现在遇到了大麻烦,所有的钱都汇不进来,我快付不起律师费了。你能不能好心给我接下来这个账号汇点钱?真心感谢你!时间就是金钱。”同日,他给哈曼寄了一张2万美元的汇票,标题只有两个字:“求助。”

与此同时,他们还在电子邮件往来中“串供”,以保证不在给国际足联的证词里出现自相矛盾的说法。不过,盐湖城的账号也没能成功,接下来,沃纳又给了哈曼一个开曼群岛的账号,这一次仍以失败告终。

7月10日,在又一次转账失败之后,哈曼的助手给沃纳的秘书发邮件说:“刚刚又收到了一个通知,你们的银行又把钱退回来了。”她回复道:“我们也正在努力解决这令人沮丧的问题。”接下来,她又给出建议,说钱应该“分成三次转,一次50万,一次12万,再一次50万,每周一次,转去另外一个账号。转账理由那里,就写‘职业建议咨询’”。

三天之后,沃纳又给哈曼发了一封邮件抱怨,“我已经快被律师费逼疯了”。7月14日,哈曼这边再次进行转账,但沃纳在纽约的银行账户依然没有接收成功。

这样的对话一直持续到7月26日。在那之后,双方再也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讨论,很显然,哈曼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用120万美元堵住了沃纳的爆料。

这件事一直沉寂了三年,直到今年,《每日电讯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才先后从沃纳身上找到了调查的突破口——他们从沃纳收到的这120万巨额汇款中回溯发现,其汇款人是一家卡塔尔公司,而该公司法人正是哈曼。他们还查到,该公司旗下共有10个秘密基金,均于2009年成立,而且在2010年投票之前,曾经多次以“救济金”名义给非洲足坛大佬们进行汇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