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渔港变商港天价公益鲸吞谁的利益

2018-11-05 09:35:20

渔港变商港:天价公益鲸吞谁的利益

据媒体报道,“山东莱州海庙渔港违规营运沙石主管部门曾查处”。而违规的主要做法是打着“渔港”的幌子,行“商港”之实。如果海庙渔港单纯的从事渔船服务和水产品交易,“每年的收益多也只有400万左右”,而经营沙石,“一年下来,净利润也得有个上千万。” 400万与“上千万”之间,是巨大的利益差,那天价公益“幌子”究竟鲸吞了谁的利益?背后的真问题又是什么?

报道中提到,莱州市海庙渔港既有公益性项目(渔业堤坝和渔业码头用海14.8444公顷,项目性质为公益性),也有经营性项目(渔港附属仓储用地11.9484公顷,项目性质为经营性)。但营运沙石既不属于“渔港附属仓储”,也不属于渔业堤坝和渔业码头的业务范围,而属“商港”经营范围。山东海洋渔业监督监察总队港监处处长马兆江一语道破天机:一般情况下,个人是不会投资渔港的,因为投资渔港的收益是很小的。显然,山东莱州海庙渔船服务有限公司超范围营运沙石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驱动。

值得注意的是,按山东省政府文件,渔港附属仓储用地的海域使用金标准是每公顷750000元,一次性缴元,而渔业堤坝和渔业码头的项目性质为公益性,依法免缴海域使用金。“营运沙石”属于超范围经营,是上不得台面的事情,自然既不太可能主动缴纳海域使用金,也不会正常报税。

这意味着,海庙渔港“营运沙石”实质上是借用了“公益性”的幌子,行经营牟利之实。而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价的“幌子”:渔业堤坝和渔业码头用海14.8444公顷,即便按仓储用地的海域使用金标准是每公顷750000元计算,单“营运沙石”的海域使用金就超过千万,如果再加上涉嫌偷漏税情况,数字将会更加惊人。

由此,海庙渔港打着公益幌子经营沙石鲸吞的是国家利益。但不仅如此,报道中还提到,“用于沙石运输后,渔船的停泊就大受影响,水产养殖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限制”。也就是说,普通渔民同样是天价幌子的受害者。而这,也正是渔民愤而举报的缘由。

事实上,当“公益”成为敛钱的幌子,一切就变了味。海庙渔港“营运沙石”是这样,今年央视“315”晚会揭露的“中华学生爱眼工程”也是这样。不同之处只在于:或者损害的是国家利益,或者损害的是公众利益,甚或兼而有之。

海庙渔港涉嫌非法经营还暴露出地方监管部门的麻木与乏力。

按山东海洋与渔业厅监督监察总队的说法,

他们早已发现了莱州海庙渔港的违法违规并采取了一些措施,如责令该渔港立即停止运输沙石;责成莱州市政府解决矛盾,化解纠纷;渔港的性质变成了商港,要求到海事部门办理商港营运方面的手续,接受海事部门的监管。但同时他们却又无奈地表示,海庙渔港“属于地方管理,只能责成地方渔业部门进行监管”。话语中暗含的意思竟是“管不了”!

可怕的是,事实情况也基本如此。向莱州市海洋与渔业局海监大队进行举报,得到的答复是“领导不在”。原本应时间前去实地调查核实的监管部门却以“领导不在”作为“不作为”的理由,颇为“雷人”。

而报道中提到的莱州市“专门治理沙石船”的沙石船联合整治小组,却一直未能发现海庙渔港的非法经营情况,更是莫大的讽刺。

我们不仅要问,地方监管部门为何不去监管甚至是不能监管?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利益纠葛?

砂浆喷涂机
屏蔽触头盒
连续式炭化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